欢迎访问幸运彩票!

-

幸运彩票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唐门风光好

作品:美男榜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小鱼大心

  唐佳人的眼泪僵在眼角,慢慢转头看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

  战苍穹坐在高高的树干上,嘴里叼着一条柔软的树枝,树枝的尾端,还有一片新生长出来的嫩叶,随着他的嘴唇摇晃起来,甚是悠哉。

  唐佳人的眸子瞪了瞪,仿佛觉得自己没看清楚,就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眼睛,这一下,可成功将自己擦拭成了一只独眼大花猫。

  她浑然不觉,傻呼呼地问“真是你?”

  战苍穹挑眉,不语。

  战苍穹重重一叹,道“你这糟心的小东西!”从树上一跃而下,跳到唐佳人的面前,伸出大手,擦拭她的脸,柔声道,“哭什么呢?哭得这么丑。”

  唐佳人眼巴巴地望着战苍穹,突然伸出手,将手心里攥着的两团泥巴,糊到了战苍穹的脸上,口中怒声道“我让你装死吓人!”弯腰,继续抓泥糊战苍穹。

  战苍穹虽有躲闪,却被唐佳人糊的不轻。不消片刻,就成了黄脸汉子。

  战苍穹攥住唐佳人的手,求饶道“好了好了,我错了。不过,我可没打算骗你眼泪,谁晓得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是否有眼泪那种东西。”

  唐佳人知道,战苍穹这是挖苦她呢。谁让她没有出山去寻人呢。

  战苍穹继续道“那坟里,埋的是方黑子。”

  唐佳人吸了吸鼻子,看向坟,道“我当祭拜他的。”言罢,也蹲下给方黑子烧纸。

  战苍穹蹲在了唐佳人身边,道“我将父皇送进了皇陵,好生安置。此番,我能得活,想来是你融合后,喂我了血液。”

  唐佳人看向战苍穹“除了那个怪物和他的属下,我给你们咱们自己人都喂了我的血。”

  战苍穹思忖道“我能活过来,应是与先前就喝过你的血有关。是你先前喂给我的血,护住了我最后一丝心脉。”

  唐佳人望向战苍穹,含泪笑道“真好。”

  战苍穹望着唐佳人的眼睛,点头附和道“是啊,真好。”还能相见,真好;还能说说话,真好;还能摸到她的脸,真好。

  黄如意凑到唐佳人身边,用肩膀拱了拱她,道“你不知道,我们宫主可是有份大礼要送你呢。”

  唐佳人吸了吸鼻子,问道“什么啊?”

  战苍穹故作神秘。

  黄如意喊道“荷紫朗!”

  荷紫朗从一个小山包的后面绕出来,将一个麻袋放在了地上,解开,。瞎了眼的卓兰达赫然就在其中安睡!荷紫朗解开了他的穴道。

  他醒来,立刻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半截面具,见面具在,心中稍安,紧接着结巴着问道“你你你……你们是谁?为为……为何打劫我?!找死,是不是?!”

  战苍穹颇为诧异地挑了挑眉毛。

  唐佳人转过身,背对着结巴,瞬间泪如雨下。

  战苍穹看向小结巴,露出一记玩味的笑,很快又消失不见。

  唐佳人转回身,从麻袋里拉出结巴,道“不管你以前是谁,现在是谁,将来又是谁,以后,你都是我的小结巴!”拉着人,向唐门而去。

  荷紫朗来到战苍穹身边,低声道“抓他的时候,可不是结巴,那股子凶悍劲儿……”

  战苍穹一抬手,示意他闭嘴,不要多说。

  黄如意小声道“你当佳人不知道他是谁呢?那个卓兰达也是够有心机了。依我看,公羊刁刁……哎……”

  战苍穹莞尔一笑,道“你们如何分辨公羊刁刁和卓兰达?又如何分辨唐不休和闻人无声?呵……”摇头一笑,去追唐佳人了。

  黄如意问“宫主啥意思?”

  荷紫朗回道“自己想去。”言罢也向着唐门跑去。

  黄如意一把拉住了荷紫朗,问“你积极个什么劲儿?”

  荷紫朗回道“看这阵仗,保不准,那位也会来。”

  黄如意问“谁啊?”

  荷紫朗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黄如意一眼,道“秋月白!”

  黄如意又问“他来和你有毛关系?”

  荷紫朗无语,干脆一甩袖子,不搭理他。

  黄如意摸了摸自己的头,突然咧嘴笑了,道“楚阑那小贱人也要来了。”立刻掏出胭脂水粉涂抹了起来,口中还对方黑子道,“你个短命鬼,老娘等会儿寻个人逍遥快活去!”言罢,一扭腰,走了。

  不是不悲伤,只是……无畏悲伤。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唐门。

  看着两只大花猫脸,众人笑得直打挺。

  唐不休对战苍穹道“你还真是命硬。”

  战苍穹扫了唐佳人一眼,道“舍不得死。”

  唐不休挑了挑眉,道“那真要看是谁下手了。”

  战苍穹又看了眼唐佳人,笑道“那就看谁舍不舍得了。”

  一句话,戳死唐不休。他的软肋就是唐佳人,唯一不舍得的,就是让她难过。

  唐佳人洗干净手,用勺子尝了口糖,道“嗯,不错。”

  孟水蓝道“某尝尝。”品了一口糖,点头道,“美味!”转而道,“那小雪花怎么还不到?一看到《美男榜》的序,某就想他了。哈哈哈……哈哈哈……呜……”

  一片树叶飞来,飞向孟水蓝的嘴巴,成功令他闭嘴。

  众人向门口望去。

  但见秋月白一步步走进唐门。而他的身后,还跟着望东和望北,以及楚阑。

  唐佳人显得手脚有些无措。

  唐不休笑道“稀客。”

  秋月白直接忽视唐不休,扬起手中的《美男榜》,看向唐佳人。

  唐佳人顿觉兵荒马乱。她的手往左右一摸,竟抓起一只碗,盛了碗炖菜给秋月白,然后屁颠颠地送到他的手中,傻笑着。

  战苍穹一把扯走了秋月白手中的《美男榜》,道“本宫得看看,自己排了第几名。”

  秋月白看向唐佳人,道“不尽详实,却也可圈可点。”言罢,低头喝了一口热气腾腾的汤,点了点头,没说话,又继续喝了一口。

  孟天青急道“我也饿了,尝尝看。”

  唐不休斜眼看向唐佳人。

  唐佳人立刻盛了一碗给唐不休。

  战苍穹看过,将书一抛,道“我觉得,你对男儿的俊美有着并不高明的理解,等饭后,我与你仔细说说。”言罢,也喝上了。

  于是,整个下午,每个人都在狂喝水,却没一个人说汤咸。

  孟水蓝感慨道“这世间,也就一个唐佳人能搅得天地变色,也唯有一个唐佳人能让我们这些天性薄凉的人聚在一起,也只有这个唐佳人,才能让男女之情变得模糊了界限,在嫉与不嫉中,拥抱彼此。”

  唐佳人一手抱住唐不休的胳膊,笑而不语。

  唐不休道“为师今天终于见到,何谓笑成一朵花。”

  唐佳人托着自己的脸,问“好看吗?什么花儿?”

  唐不休回道“一朵……菊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