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幸运彩票!

-

幸运彩票

第二九三章 人在屋檐下

  牛角公会的麻烦,丢给一棵歪柏去伤脑筋,反正他也是个肌肉雄壮,头脑欠发达的家伙,与那些好战分子有共同语言,只要他们别轻易惹麻烦,爱咋折腾就咋折腾去吧。

  牛哥日理万机的县尊大人,哪里有时间管他们的破事?

  但实际上,县尊大人已成为了牛角公会全体会员膜拜的偶像,县尊大人在昆城,那手提战斧,大杀八方的威猛形像,已被刻入了他们的心底,他们简直不能理解,同样是玩家,但玩家与玩家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人家已是妥妥的武将实力,但他们却还是低级小兵兵的水平。

  “牛哥,牛哥,你为什么这么猛?”星星眼黑山老妖,是县尊大人最坚定的小迷妹之一,而另一个小迷妹大海好多水也在一旁不住点头。

  “牛哥从来都是这么猛,牛哥还有更猛的,想知道吗?”

  “牛哥还有什么更猛的,小妹也想听听呢。”纯白色双手别在背后,一颠一颠,如鬼魅般出现。

  “咳咳,”老八牛一顿猛咳,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死,“呃,白色啊,我在跟他们说,欲练神功,就得不怕死,我不是有个二万遍的傻逼称号吗?砍了二万遍,牛哥没屈服,猛吧?对,就是猛!”

  。。。。。。

  老八牛躺在家里宽大柔软的大床上,左手拇指,食指又摸上了下巴,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劳苦命,时时刻刻必须为了改变咸鱼的命运而奋斗。

  “算了,想不出啊,最近智商明显又不够用了,不如去找四棵蜜柚聊聊天,也许就能找回自信呢?”

  老八牛一个翻滚就从床上立了起来,说走咱就走,汲着一双拖鞋出了大门直往县长办而去。

  拐过墙角,还没走到县长办的大门口,忽然从县长办里窜出一条圆滚滚的身影,猛冲过来,一把把他抱住。

  “喔操,黑心沈,呜呜,你还活着,真好。”

  老八牛看清圆滚滚的人影后,不禁大喜,二个巴掌,重重的一下一下拍在沈大老板的背部。

  “嗷嗷”沈大老板惨呼,慌忙丢开老八牛,逃开三尺之外。

  “呜呜,黑心沈,不对,沈兄啊,你可想死老牛了。”

  “咳咳,咳咳,不是想死老沈,你是想拍死老沈。”

  “沈兄误会了,老牛哪里舍得拍死沈兄,老牛这是太鸡动啊,沈兄屋里请,今天咱们要好好喝一杯。”ァ新ヤ~⑧~1~中文網.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唉,牛兄啊,老沈哪里有这个命哦,这不,看到牛兄还能活蹦乱跳,老沈就放心了,老沈俗事缠事,一会就得走,为帝国奔波,皇命在身,身不由己啊。”

  老八牛不觉有点感动,“沈兄啊,你能万里迢迢来看老牛,没枉老牛疼你一场,来来来,今天就算天塌下来,咱们也要大醉一场。”

  “别,牛兄啊,老沈真有事,真有事,对了,还没恭喜牛兄呢。”

  “恭喜老牛,喜从何来?”

  “哈哈哈,牛兄还真谦虚,发了好大一笔财,还瞒着咱老沈,牛兄啊,你不地道啊,老沈真的伤心了。”

  “好大一笔财?啊,你怎么知道?”老牛立刻警剔心大盛。

  “帝国都传遍了你的事迹,牛兄果然生财有道,老沈佩服呢。”

  “佩服就免了,赶紧的说你的真实来意,老牛我日理万机的县尊大人,时间很宝贵的。”

  “理解,理解,是这样的,牛兄啊,这个钱赚了呢,就应该让它产生效益,老沈跟你说过的,钱它摆在家里呢,它一准下不了蛋。”

  “别绕圈,直接点。”老八牛只觉得牙根痒痒,便咯巴咯巴按起了手指,是不是有必要杀人呢?

  “牛兄啊,老沈我了解你啊,您现在家大业大,老话说的好啊,防火防盗,这个火呢,牛兄防的很好,但这个盗呢,却是很差劲的。”

  “差吗?一点不差,看看哪个不开眼的小贼敢来牛头县打秋风,分分钟送他劳动改造,重新做人。”

  “牛兄误会了,老沈指的不是牛头县,而是你那个牛耳村,镇海镇。”

  “什么意思?”

  “城墙,城墙啊,牛兄,牛耳村,镇海镇,一个是您的糖业基地,一个是您的盐业基地,你怎么放心用几根树枝,就当作它们的防护呢?”

  老八牛食指,拇指又摸上下巴,黑心沈说的好有道理啊。

  “黑心沈,你的意思是想承接二座村镇的城墙建设?”

  “果然只有牛兄最了解老沈啊,老沈为牛兄夙夜忧叹,睡不着觉啊,睡不着觉,牛兄天纵英姿,若是因为区区一点城墙,蒙受了损失,叫老沈如何心安,如何对得起天下黎民?”

  “老牛的天纵英姿,可以理解,但那个对得起天下黎民又是几个意思?”

  县尊大人笑眯眯,不得不说,黑心沈还是很有眼光的,老牛的隐藏属性天纵英姿都让他看出来了。

  “天下黎民,水深火热,牛兄啊,你天纵英姿,能觉得他们跟你没有关系吗?”

  “天下黎民这么苦吗?但老牛只是区区一个小领主而已,所以黎民苦不苦的问题,你应该跟你的皇上去说。”

  “说了,但老大他没空,杨贵妃最近想吃荔枝,老大他最近忙着在御花园栽树玩呢。”

  “哦靠,杨贵妃?她想吃荔枝,老牛这有的哇,沈兄,不若你想想办法把杨贵妃请来老牛的领地,老牛保证她荔枝吃到吐,对了,还有香蕉喔。”

  “你想干什么?杨贵妃乃是老大的心尖肉,警告你啊,有些事,想都不能想,要想,也要像老沈这般偷着想。

  牛兄啊,老沈觉得咱们还是继续谈谈,城墙的问题比较有意义啊。”

  “好啊,沈兄如此急公好义,老牛怎么能忍心让你失望,一万金一座城墙,不用谢哦。”

  “行啊,牛兄,多问一句,这一座城墙不知道你想围住那段建筑,老沈建议你就围住村长办,镇长办的比较好。”

  “什么意思?围住村长办,镇长办,那是围墙,不是城墙。”

  “老沈明白,但是一万金,它只够建个围墙啊。”

  “呵呵,”老八牛牙根又开始痒痒,与黑心沈,系统贱人打交道多了,在黑心沈一说出建造城墙的时候,老八牛就清楚了黑心沈的来意。

  自己做回奸商,大赚了一笔金币,系统贱人不放心了,她不能容忍一个玩家手中握着如此大量的金币,担心冲击到她的金币体系。

  这不,急吼吼地,又把她亲蜜的狗腿黑心沈派了出来,不把老牛的金币消耗掉,她一定会变着法子收拾老牛,mbd,真黑啊。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x81zw.

  既然明白了系统贱人的意图,以老八牛对她腹黑手辣的了解,乖乖的投降,就是最明智的选择,投降有糖吃,反抗就是花样作死。

  老牛心里苦,老牛不敢说啊。

  老八牛心里郁闷,虽然他现今已颇有些身家,但依他双份大肉的个性,一百五十二万金币,就是一亿五千二百万信用币……

  这么一大笔钱,被黑心沈得巴得巴几句,就要花出去,还是肉疼啊,不,不是单纯的肉疼,而是拿着钝刀,割他的大肉肉啊。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认识到牛头领的价值后,老八牛显然不可能为了兑换这些金币,而得罪这个游戏世界的主宰。

  要知道系统贱人虽然真的又贱,又风骚,但她可是很记仇的喔。

  老八牛摸了摸二边隐隐作疼的屁股,决定做个贱人的温顺良民。

  “说吧,二城城墙,需要多少金币?”

  “一百五十万金。”

  “滚!”老八牛怒啊,这完全是要把老牛吃干抹净的意思。

  “高级城墙啊,一般人想建都没有这个技术建呢。

  牛兄啊,这年头知识就是金钱,知识就是财富,像你这么睿智的天纵英才,一定会深刻地理解它们的意义吧。”

  “老子理解个屁。”老八牛虽然做好挨宰的准备了,但mbd这宰的也太狠了一点,连零花钱都不给老牛留的,太过份了。

  “参照南沧江对面的二座要塞,五十万金,一个子也不会加了。”

  “可以,老沈帮你围出那么大的二座城,但牛兄啊,二座巴掌大的城,你准备干什么用?”

  老八牛深吸气,“八十万金,参照牛头县八成面积的标准建设。”

  “牛兄真会说笑,您这是要老沈赔掉底裤的节奏啊,一百五十万金,牛头县六成的标准。”

  “不……”老八牛的咆哮刚开口,立刻被一个声音拦了下去。

  “可以,但必须再加上一座要塞,时间也有要求,八月底全部交工!”

  陈平一脸嘻笑出现在大门口,晃悠悠走了进来。

  “陈不要脸,你……”

  陈平摆摆手,“平觉得沈先生说的很有道理啊,钱赚了就要产生效益,否则藏在地窖里,除了长霉之外,什么也得不到。”

  沈大老板郑重地看向陈平,良久,缓缓点了点头,“不知县丞大人想要,将要塞建设在哪里?”

  “摩天崖以东三百里处鹰飞岭。”

  “成交。”

  ←→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