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幸运彩票!

-

幸运彩票

第一百九十一章 称帝

作品:风起汉中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金雨潇

  建安二年六月,中原发生了一件大事,袁术称帝了。

  原来,袁术自从孙策手中得到传国玉玺之后,便常有称帝之心,使人谶言曰“代汉者,当涂高也!”说的就是袁氏自己。

  兴平二年,献帝逃出长安,护卫的杨奉等人被追来的李傕郭汜打得大败,袁术便有了称帝之心,召麾下众人商议此事,曰:“昔汉高祖不过泗上一亭长,而有天下;今历年四百,气数已尽,海内鼎沸。吾家四世三公,百姓所归;吾效应天顺人,正位九五。”已有称帝之意。

  众人虽有顾虑,却皆不敢多说什么,只有主薄阎象出言劝谏道:

  “不可。昔周后稷积德累功,至于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犹以服事殷。明公家世虽贵,未若有周之盛;汉室虽危,未若殷纣之暴也。此事绝不可行。”

  袁术只得暂时熄了称帝的想法。

  直到年前,曹操为两家联军所困,袁术以为时机已到,请河内人张鮍为他卜卦,后者说其有皇帝的命格。袁术便以此为由,在寿春称帝,建号仲氏,大置公卿,祠南北郊。立冯方女为后,立子为东宫,命九江郡守为淮南尹。

  同时,派遣使者往各方诸侯处送信,欲让各方诸侯前来朝拜。又命韩胤前往徐州吕布处,欲为其子求亲,却被吕布给绑了起来,送到了许都。

  吕布虽有勇无谋,但绝不是会屈居于人下之辈,想当初你父在某家面前也是毕恭毕敬,如今你我皆是占据一方的诸侯,如今不过得了一个死物,就想要某家在你面前称臣,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袁绍妄自称帝,两家攻曹的局势不攻自破,吕布留大将张辽驻守彭城,自领大军回下邳。又派大将成廉、魏续二人领军一万,前往广陵,防备袁术。

  若说袁术称帝,最高兴的莫过于曹操了。听得袁术称帝的消息,曹操一下从台上站了起来,大笑不止。众人皆是不解,忙问其故。

  曹操笑道:

  “袁公路果然吾之挚友也!懂得为吾分忧解难,兖州至此无忧矣!”

  果然,数日之后,就有吕布使者陈登前来,献上袁术使者,尽诉两家接好之意。陈登却是看不上吕布,又谓曹操说吕布有勇无谋、反复无常,劝曹操早日除掉他。曹操便想以陈登为内应,谋划徐州,便加其为广陵郡守。

  另一方面,曹操留大将曹洪领兵守山阳,自领大军回师许都,禀明天子袁术称帝之事。献帝闻言大怒,下诏召天下诸侯讨伐袁术,又命司空曹操领大军征讨逆贼。

  袁术称帝的消息和天子诏书前后传遍天下。吕布、孙策第一时间便宣布脱离了袁术的阵营。荆州刘表乃是皇亲,自然更是愤怒无比,急命张绣收兵,便遣大将文聘领军三万,前来回合张绣,讨伐袁术。

  却说袁术听得吕布毁亲,又将自己的使者送给了曹操。顿时大怒,遂拜张勋为大将军,统军二十余万,以上将桥蕤、陈纪,副将雷薄、陈兰,降将杨奉、韩暹为将,领大军分七路征讨徐州。袁术自领大军三万,李丰、梁刚、乐就为副将,以纪灵为七路救应使,大军浩浩荡荡的往徐州杀去。

  吕布遂用陈登之计,策反了袁术麾下大将杨奉、韩暹,里应外合,将袁术打得大败。不过徐州数次大战,吕布也再无力进兵攻打袁术了。

  袁术败回寿春,便遣人前往江东孙策处,欲借兵报仇。孙策大怒道:

  “汝赖吾玉玺,僭称帝号,背反汉室,大逆不道!吾方欲加兵问罪,岂肯反助叛贼乎!”遂点大军屯于江口,已有北上平叛之意。

  却说曹操在许都,听得孙策、刘表、吕布皆有攻打袁术之意自是大喜,遂以孙策为会稽太守,命其领兵攻打九江。又以吕布为徐州刺史,命其出兵攻打寿春,自领着大军十万攻伐袁术,只留大将曹仁守许都。

  数家攻打袁术之局已成。

  “可惜了。”汉中,张富叹息了一声。袁术若不这般无脑,只需在围困曹操数年,朝廷之命出不了许都,汉室的威望便会慢慢淡去,到时即便曹操再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回天乏术了。

  但眼下称帝,无异于自取灭亡,尽管此时的袁术手中的兵力钱粮或许还超过曹操,但即便再给他两倍、三倍的人马钱粮也绝对逃不过灭亡的结局了。

  曹操危局已解,只需等袁术败去,便能收天下人望,不需两年,便能缓过气来,威势更甚。

  还有,那位汉室宗亲的刘玄德,此时也被天子认做了皇叔,封为左将军,还真是有意思。

  张富思索了许久,提笔写下了一封信,命人将其送往凉州父亲处。不久,凉州牧张鲁亦出言讨伐袁术,便于天子处请命出战。

  不过这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无论是曹操还是张绣都不可能让凉州和汉中的大军进入自己的地盘的,出兵自然是不可能的。

  说实话,张富是很想在这时候动兵找点事情来做的,益州自从前番被打败之后,就龟缩不动了,连汉中军征伐凉州、后方空虚的时候,刘璋也不曾有动作。想来张绣大胜曹操之后,刘表也想借势动动兵马了罢,刘璋或许就是因此而不敢动兵了。

  只是这两三年之中,汉中军数次大战,不只家底钱粮消耗一空,士卒也是十分疲敝,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在动大军了。

  张富呆在府中,颇有些闲了。自从徐庶来了之后,张富命其为汉中郡主薄,将大小事物都交给他来办,徐庶自然是有本事之人,将一切处理得井井有条,甚至比张富自己治理的时候还要好上不少,这让张富微微有些脸红。

  不过张富也乐得如此,大多时候都呆在府中,陪着小腹越来越大的糜贞。偶尔在城中呆得烦闷了,便出城前往书院之中,与士子谈经论典,与师长求学问道,或是道蔡琰的小院里听听美妙的琴声,日子倒是过得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