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幸运彩票!

-

幸运彩票

第394章 妖然,活着要坚强

  第394章 妖然,活着要坚强

  “什么?他想和你合作什么?”妖然想都没有想,转身就脱口而出问道。

  问完,妖然后悔了,一抬头果然景升的嘴角勾起,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讨厌!

  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景升却依旧淡定:“坐下来聊聊?”

  聊什么,不想聊,和你一点没有聊的意思。

  “走吧,去我那里。”口不对心的妖然前辈气呼呼地说道。

  说完,妖然头也不回就朝着自己的院落走去,这个妖异绝对不能教这个臭小子推演之术,不然的话,这小子将来岂不是要骑到妖王头上去了。

  妖然觉得胸口头,自从认识了景升这小子,他就总是隐隐觉得胸口疼。

  “先不要提白睿的事儿。”景升在云千悦耳边轻声说道,随后,就牵着云千悦的小手大步朝着妖然的方向走去。

  师叔暂时不想让他们知道妖王是谁?为什么?云千悦心里有些疑问,其实她现在还挺想见见白睿的,不过师叔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安排。

  云千悦也不多说跟着景升也走了上去。

  这时候妖异正好走了出来,看到景升就是眼睛一亮:“我现在有空,可教推演。”

  “闭嘴吧你,他现在没空!”妖然大声嚷嚷道。

  “你脾气出现什么问题了?控制不住情绪?年纪大了?”妖异皱眉,完全搞不懂妖然为何一直阻止自己收徒。

  景升却在后面笑了起来:“我和大长老正要谈妖玉的事情,妖异前辈可一起听听。”

  妖然想说听个屁。

  却听到那边妖异道:“也可。”

  胸口的痛感增加十分。妖然觉得这个大长老之位自己真的不想要了。

  转眼间,就到了妖然的院落中,妖然闭上了眼睛,暂时不想搭理这几个人。

  但,景升和妖异却完全无所谓。

  “妖玉想要和我合作,但是合作只能一对一,说是如此才能相信我。我说我想妖洞中一物,而,大长老同意我,可以让我在妖洞中随意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嗯,我最近推演,发现第三个妖洞的能量开始有些诡异。这个妖洞没有灵珠,但是却是个很奇怪的地方。我本来就在想,既然外面就两颗灵珠,为何要出第三妖洞,这第三个妖洞必然也有它神秘的地方。如今从推演之图上看来,确实如此。若是你们找妖洞,我也要去。”妖异鲜少说这么多话,但是说到他感兴趣的东西,他就会滔滔不绝,而且眼睛放光,平日里确实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仿佛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甚至有点生无可恋的样子。

  云千悦没有说话,但是在一旁观察着这几个人。

  就看到景升和妖异两个人热火朝天地探着,而,一旁妖然大长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妖然自己不说话的,却没有想到跟来的这两个人这么不自觉,也不和他说话,他们俩却讨论的极其热闹。

  妖然深吸一口气,再重重吐出来。

  保持平静,不要生气,不要和不懂事的人一般计较。

  妖然自己和自己说着。

  云千悦憋着笑,觉得师叔简直太坏了。妖异这人看不懂这些,但是师叔一定是故意的。

  这时,景升头一歪:“大长老,你说我要不要和妖玉合作?”

  呵呵,这时候问他了?

  “随你。”妖然故意说道。

  “那我们可能就要离开月迹庄了。就算是做做样子,也要让妖玉看出我的诚意,对不对?”

  “我们?我们是谁?”

  “当然是我的人,千悦,北冥都要一起走。”

  “那我也跟着你们。”妖异依旧没看懂。

  妖然气得直翻白眼,这个妖异能不能送出去!还是回他的冰天雪地去吧!好走不送。

  云千悦都快要笑喷了,但是怕真的气死大长老,赶紧说道:“大长老,妖玉和你怎么说的?我觉得其实还是你靠谱,而且他们早晚要去圣女选拔,反正咱们也不在乎,这第三个妖洞怎么都能去。应该还是跟着大长老一起去最好了。”

  还是云千悦讨人喜欢啊。

  可是一想到,这么讨人喜欢的女娃娃刚才主动亲景升的样子,妖然的脸又垮了下来。

  天要灭他!

  师父,妖族的事情他不想管了,他想回深山继续修炼,道行太浅,他要告辞。

  景升发现自己手心被人捏了一下,云千悦对他眨了眨眼睛,示意差不多就行了,再气下去,大长老可能真的要不高兴了。

  看到云千悦都为大长老求情了,景升自然也不再逗大长老了。

  “千悦说的到也对。也是可以的。圣女大选之日到是个好日子。是不是就是明天?”

  妖然看了一眼景升,哼,这小子至少听云千悦的话,倒也还算能看的顺眼。

  “明天不行。我退演过,明天大凶,诸事不吉。”妖异又诚实地说道。

  “你闭嘴吧!”妖然真的很烦妖异,这个人真的是一点点人情世故都看不懂,还是装的?

  妖异却一头雾水:“你不相信我推演?我告诉你肯定会出事儿!当年我就是没有相信自己的推演,不然的话,也不会。”妖异戛然而止。

  大家都听明白妖异指的是什么。

  妖异的眼圈微微有些红,这事儿是他内心的一根刺。

  云千悦也有些心疼妖异前辈的,赶紧说道:“妖异前辈,肯定不会是明天。大长老和我师叔只是在商量。”

  妖异点点头,如今他什么兴趣也没有了,站起身来:“你们先商量吧。商量好了,喊我。即便是明天,我也和你们一起去。信不信,随你们。”

  说完,妖异就自己离去了,背影有些落寞和凄凉。

  云千悦叹了口气,看着景升摇了摇头。

  妖异这么一闹,景升和妖然两个人自然不会在故意互相斗,而是真的商量起来。

  “妖玉是来试探,我有没有灵珠的。他应该是信了妖洞已经被人打开的事情了。毕竟妖洞打开,妖族的妖能开始启动,整个妖族的能量其实已经不一样了。别人感应不出来,他一定能。”

  说到这里,妖然看了一眼景升。

  “这些是你和他说的吧。为何故意告诉他?”

幸运彩票